鏤刻在心板上的記憶
時間:2012-06-14 12:02 來源:臨夏縣黨建網 作者:臨夏縣黨建網 點擊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我農村生活中的幾頁圖畫,別人不在意,或感到近乎荒誕,但對我來說是一個個人生的里程碑。

大玉米棒子和饑荒

我家門前院墻上的一幅宣傳畫,是我童年的第一記憶。畫的是一個人用人力車拉著一個碩大的玉米棒子。我人之初的天性,對此產生了莫大的感念。每天出進門,我總要看它一眼,多么希望它畫龍點睛般從墻上掉下來,成為真實的東西。我這種稚嫩和天真,似乎是大人們的行動。因為,我的父母及許許多多的人們,在紅旗如林、歌聲動天的巨大氛圍中,以滾燙的熱情,夜以繼日、揮汗如雨的苦干。綠色的草灘被毀掉,換舊抗、拆舊房,稱之為大積肥。挖地三尺,稱之為造衛星田。然后扛著撅頭、木锨這種古老的工具上山挖渠。渠竟然挖出來了,一條條纏繞在半山腰中。結果,我所期盼的大玉米成為泡影,隨后出現的卻是大饑荒。這是我人生中一次刻骨銘心的記憶,是我養成珍惜食糧、儉樸節約習慣并保持至今的原因。

我同樣珍惜兒童時的天真和人們如火的熱情。因為這是推動事業航船的風帆,是做成任何事情的精神能源。新中國如日初生時,人們的心境有如我童年一樣純真坦誠,在強大感召力推動下,形成了如激流澎湃的動能。沉睡了幾千年的中國農村,從未形成過這樣的力量。這種力量,尤其是精神,當時很需要,今后仍然需要。可惜的是,那個時代浪費了這種力量,褻瀆了這個安能可貴的精神。

沙漠和綠洲

我在長大,但我的靈魂,被大地上生出的變態弄得支離破碎。身著綠裝,臂帶紅袖成為一種時髦。幾千年縛在土地上的農民,日出而作、日落而息,有吃有穿足矣。卻中了魔法似的反目不認人。昨天是和睦相處的好鄰居,今天說他不是同路人而投之唇槍舌箭,甚至大打出手。于是乎人人自危。之后,又學起了那個滿臉皺紋,輪大錘修地球的人。

憑互相攻擊,能劈出一個清平世界?用鐵锨和人力車能修好地球?我這方寸之舟,擱淺在空荒的沙漠戈壁。回顧茫然中,我的腦海中幽靈般閃出一點疑慮,人們難得追求茫茫沙漠中一瞬即逝的海市蜃樓?

感慨命運之神的安排,我被沙漠炙烤快要蒸發掉的靈魂,竟然找到了一泓泉水,一片小小的綠洲。這是一位平凡的人,用他的執著開拓出的一點希望。這里,我冷卻了烤熱的頭腦,在他慈父般關懷和孜孜不倦的教誨下,繼續了荒廢的學業。他的淵博,使我們知道了世界不僅有紅色,還有許多五顏六色;他的睿智,在我的天靈上透進了一絲絲理智之光。我堅信,我們理想的航船,雖然在茫茫大海上浮泊,但只要堅信真理,一定到達柳暗花明的彼岸。

春天和酒

那是一個春天,農村到處美酒飄香。這個東風送來的屠蘇,溶化了封凍很久的農民的臉龐。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醉容:從農家屋到里巷阡陌,一張張紅透了的臉,如桃杏花展枝怒放;我從來沒有見過這樣的醉態:有的醉臥在自己的地里頭枕犁杖,有的抱著自己的牛犢羊羔笑語呢喃,有的拍胸振臂,理直氣壯。

我忽然發現杜康這位老祖宗的偉大。他發明的這種飲料,居然蒸騰出人的意愿。如果說李白斗酒詩百篇,如果說一部《水滸》,酒載著英雄的義和膽,如果說酒像三棱鏡,能分離人內心的赤橙黃綠青藍紫,那么,我從酒的醇香里,品味出了改革開放給農民帶來的由衷喜悅,我從酒的濃烈里,體驗出了他們沸騰的心胸。我加入到熱烈歡快的酒世界,回到了豐收之年農民的暢飲中。在酒的旋律中,我感到有萬千人策馬飛奔,的噠的蹄聲像春雷一樣振奮著我的精神。于是,舉杯暢飲。那歡快跳動的酒分子,很快滲進了我的每個細胞,在融合無限生機的一剎那,我突然想起了孔子的一句話,便情不自禁的說出了幾個字:“三十而立啦”!喚起的是火辣辣的應和聲:“共和國三十而立啦”!“我們三十而立啦”!

金錢與夢

我的還一次記憶,是做了一場金錢夢。雖然滑稽可笑,但這確實是和許許多多農民做的同一個夢。我癡迷的進入了夢鄉,恍惚中,小時聽的故事中的那個神仙,指引我找到了寶藏。在不知怎樣去拿這些寶物的猶豫中,感到一陣刺痛的灼熱,猛然想起那位神仙說的話:“太陽升起前須趕緊離開,否則會燒焦!”我嚇得拔腿便跑,不知什么東西絆了一跤,我才知道是一個未盡興的黃粱夢。之后的日子,我繼續作了許多類似的夢,但囊癟如舊。于是,起了無可奈何的長嘆息,那光明使者般的金錢,總不給我一丁點的青瞇!失意中,我有了拋卻它的念頭。想回到那個“復結繩而用之,甘其食,美其福,安其居,樂其俗”的原始淳樸中尋求解脫。但總是剪不斷,理還亂。沒有錢,商柜上那些琳瑯滿目的物品僅供觀賞,俗話說:“一分錢逼死英雄漢!”人們崇拜上帝,但它比上帝實在。所以許多人“眾里尋他千百度”“為伊消得人憔悴,”甚至經不住它的誘惑,靈魂扭曲,鋌而走險。它的陰影下,就有了倫理墜落、世態炎涼、腐敗和貪婪!它也是動蕩的根源。自哥倫布發現新大陸,麥哲倫環球旅行以來,金錢猶如一巨大杠桿,撬動了世界。一切自給自足,閉關鎖國被它掀翻;一切傳統的面紗被它揭去。隨之而來的是一小部分人腦滿腸肥,大多數人飽受生活煎熬!因此有了東西方世界,有了發達與落后,也有了這樣的啟示:“落后就要挨打!”這時,我大夢初覺,回到了現實,走進了那改革開放的新時代。我從以前總是一貧如洗,而今奇跡般富起來的農民身上,從改革開放一系列政策的啟迪中,看出了金錢閃光的一面,而最讓我得到熱血和鼓舞的是,凝聚在許多創業者身上的無窮智慧、堅忍不拔和無比勇氣。

人生與樹林

我記憶猶新的是公職生活的兩端。開端雖然很累,卻如爬山,眼望著的是高高的山巔。末端雖然是一個完整的句號,但有萬千思緒。這是因為,我曾有過對弄潮兒的敬慕,但一生是一湖平靜的水;雖有過深沉的追求,但選擇了單純。我知道,顯宗耀祖對祖先的安慰,但選擇了默默無聞。難道人生就是平淡度日嗎?想起那些叱咤風云的英雄,那些有過發明創造的智者,那些開創事業的能人志士,那些一輩子做好事的一代代“雷鋒”,總覺虛度了一生,真可謂“寄蜉蝣于天地,渺滄海之一粟”。在空虛中,我也找出了一點實在——我們不是年復一年,在一個荒山禿嶺上栽植出了一片碧綠嗎?二十年前,我們栽的樹苗,已長大成材,我們的綠化地,居然成了一片森林,并繼續擴大。如果人如樹、世如樹林,沒有必要哀嘆自己的人生。順著那自然之理,去尋找屬于自己的天地,用一如既往的實在,去貼近愛、貼近生活、貼近和諧,一定會快樂的度過余生。

(本文作者:孫志輝,男,漢族,生于19529月,甘肅臨夏縣人。19949月加入中國共產黨,19726月參加工作,20108月退休,臨夏縣政協副主席。

關閉窗口
什么麻将可以邀请微信好友一起玩